牙医,如果你。。。。

2016-11-18 17:11  来源:华夏医界网
作者:张言 阅读量:102

    前几日,一女孩来门诊说是要拔牙。在我的印象里她是来过的,在她说要拔牙的时候,我就回忆感觉当时是A医生要她治疗,但她执意要拔牙。这时护士告诉我,她前两天来过,要拔牙,当时是月经期所以没有拔。我下意识的“哦”了声,检查下确定没有炎症之后,问她一定要拔吗?她回答是的。(因为我的印象里是她非要拔掉这颗牙齿,所以我也没有很细心的再次检查,只是看见要拔掉的C7远中邻颌大面积龋损,并且有息肉覆盖,貌似很严重的样子)就让护士给她做诊前身体检查,一切都OK了之后,就常规麻醉,麻醉开始分离牙龈,动作已经开始,我突然感觉这颗牙齿拔掉很可惜,应该是有机会保留的,所以我就再次询问这个女孩子,这颗牙齿应该是可以治疗,然后保留的,你为什么非要拔掉呢?只听女孩说:不是我非要拔的,是那天A医生说这颗牙齿已经无法治疗了,他让我拔的,因为那天赶上经期,所以才没拔。护士也在一边肯定患者说的是实情。我脑袋翁了一声,有种负罪感。于是接着我给她拍了张牙片,确定这颗牙齿是非常有保留价值的,再征得患者的同意之后进行了根管治疗,在处理完之后我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深感庆幸,庆幸那天是女孩的月经期,庆幸我没有在分离牙龈的初始再落下牙铤,否则罪过的不仅是A医生,更是我。

    之后因为这件事情我思考了很久,我不是粗心的人,要不是那天我的主观意识认为是患者强烈要求拔除牙齿的话,我是不会那么不在意的。我是在为自己开脱吗?我觉得我没有尊重我自己,我没有尊重我崇高的事业,我心有愧。作为一个自以为很有责任心的牙医而言,对于一个还没到濒死边缘的牙齿来说,我是有责任挽救的。即使真的是她要求拔除,那我也应该尽我所能的劝她挽留。所以,对此事而言,我没有理由责怪A医生,有的只能是对自己深刻的教训,永远不要再在我的身上发生这样的事情,否则我不会原谅我自己。

    YY是一个女中学生,她的牙齿B1近中邻界中龋。她的妈妈带她看过牙医,那个牙医告诉她们:那个牙齿不用管,补完了也有印记,能看出来,等以后不行了在做烤瓷牙就行。我的天。。。。。。当她的妈妈看见我经常给患者修补这样的牙齿的时候她和我说起她女儿看牙医的这件事情。我听了很痛心,很痛很痛。。。之后我邀约她女儿来,我帮她把那个某牙医说等着做烤瓷牙的牙齿补好了,没有任何能看出来的痕迹。我想说点什么,牙医同行可我能说什么呢?

    如果,你能够细心点,那么貌似濒死的牙齿,就会在你的妙手中依然挺立。

    如果,你能够有责任心,那么“亡羊补牢”的故事就可以依然唱得响亮。

    如果,你的微笑多一点,那么每个脆弱的心灵就会因此感受到动人的温暖。

    如果,你的心里有它(牙齿),那么每个它都将注入鲜活的生命力,变得灵动而诱人。

    如果,。。。。。。。。。。

    那将没有如果。。。。。。。。。

    此文,送给我自己,和那些需要警醒的牙医们!

编辑: 陆美凤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