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介素-6在口腔扁平苔藓中的研究进展

2017-10-27 10:10  来源:临床口腔医学杂志
作者:孙倩倩 王宇峰 唐国瑶 阅读量:1149

    白细胞介素-6(interleukin-6,IL-6),于1980年被发现,先后被命名为β2干扰素、杂交瘤/浆细胞瘤生长因子、B细胞生长因子、肝细胞刺激因子等。IL-6是含有184个氨基酸残基的糖蛋白,除单核/巨噬细胞外,活化的T细胞、B细胞、上皮细胞、内皮细胞、成纤维细胞等也能产生IL-6,可通过旁分泌、自分泌和内分泌三种方式发挥作用。

    IL-6能够诱导炎症前反应,诱导急性期炎症反应;通过刺激下丘脑体温中枢,诱导发热;放大中性粒细胞的微生物杀伤功能;促进B细胞终末分化,促进Th17细胞分化;通过促进造血干细胞再生和血小板产生参与造血过程。IL-6在多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发生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多数研究倾向于IL-6介导炎症。

    口腔扁平苔藓(oral lichen planus,OLP)是一种发生于口腔黏膜的慢性炎症性疾病,是口腔黏膜癌前状态。多数研究者倾向于其为T细胞介导的局部免疫炎症反应,IL-6在OLP患者外周血及局部组织中高表达。

    1.IL-6受体及其信号转导通路

    IL-6通过与细胞表面的受体结合后激活信号传导通路,从而发挥其生物学功能。IL-6受体(IL-6R)是由α和β两种跨膜蛋白组成,在多种细胞中均表达两种链。IL-6信号转导有经典信号通路和反式信号通路。在肝细胞和白细胞亚群中,IL-6通过β糖蛋白130(gp130)通路,进一步激活Janus激酶/信号转导子和转录激活子(JAK/STAT)通路。IL-6的三维结构是由4个呈拓扑结构的螺旋束组成,其中A螺旋和B螺旋呈同一走向,而C螺旋和D螺旋与前两者趋向相反。

    另外,在4个螺旋束之外有1个小螺旋-E螺旋,它可能在IL-6/IL-6R/gp130六聚体复合物的形成中参与了IL-6/IL-6R之间的相互作用。已有研究证明,经典信号通路激活抗炎途径,通过抑制促炎因子如IFN-α释放,同时促进抗炎分子如IRAP的释放,进一步促进组织再生;而反式信号通路激活炎症通路,通过促进促炎因子例如IL-1β释放,诱导形成慢性炎症性疾病,如脓毒血症、癌症等。与膜结合受体(IL-6R)特异性结合后通过gp130激活胞内JAK/STAT通路表达经典信号通路;反式信号通路存在于所有细胞中,IL-6与IL-6R的可溶性形式(sIL-6R)结合。

    2.IL-6免疫调节活性

    IL-6是一种具有广泛免疫调节活性的细胞因子。IL-6能够促进B淋巴细胞分化和诱导B淋巴细胞最终分化为浆细胞,浆细胞可以分泌多种免疫球蛋白。另外,IL-6对辅助性T细胞(CD4+T)分化具有调控作用。①IL-6能够促进自体IL-4自分泌产生,进一步促进CD4+T细胞向Th2分化,另一方面抑制Th1分化,从而打破Th1/Th2平衡;②IL-6在与TGF-β共同作用下,通过STAT3通路,促进naiveT细胞向Th17细胞的分化;③IL-6通过竞争性抑制TGF-β,在一种叫做芳香烃受体(AhR)的参与下,结合IFN-γ和IL-27或者IL-2,通过STAT1、STAT5通路抑制Treg功能。

    3.IL-6与口腔扁平苔藓

    OLP是一种发生于口腔黏膜的慢性免疫相关性疾病,发病率约0.5%~2%,是口腔黏膜癌前状态,因治疗困难且具有癌变潜能而受到广泛关注。病理表现为上皮细胞不全角化、固有层淋巴细胞浸润带形成和基底层液化变性为主。发病机制目前尚不完全清楚,多数研究者倾向于它是T细胞介导的局部免疫炎症反应。IL-6在浸润淋巴细胞和角质形成细胞之间起到炎症介质的作用。多项研究结果显示,IL-6通过与受体结合,激活JAK/STAT通路后促进促炎因子释放,参与局部免疫应答反应,从而参与疾病的发生发展。

    Sun等研究发现,在OLP患者血清中IL-6表达水平较正常组高,且糜烂型较网纹型和正常组高;通过药物治疗后IL-6的表达水平明显降低,充血型及糜烂型OLP患者经药物治疗后血清中IL-6表达水平仍高于正常组。IL-6作为参与机体免疫应答及炎症反应的细胞因子,在OLP慢性炎症发生发展过程中具有重要作用。Suruchi Vohra等证明通过外用免疫调节剂他克莫司和吡美莫司8周后OLP患者血清中IL-6水平均较基线水平有所下降,提示血清IL-6水平可用于监测疾病活动性及治疗后反应。IL-6能够促进角质形成细胞增殖,参与上皮增生过程。

    研究表明,角质细胞或朗格汉斯细胞作为抗原提呈细胞在OLP中可能呈现一个或多个MHC-Ⅱ类分子抗原,CD4+T细胞分泌细胞因子IL-2和IFN-γ,进而激活CD8+T细胞通过TNF-α的作用进一步激发基底角质细胞凋亡。TNF-α的高表达可增强上皮下T细胞NF-κB的激活,使促炎细胞因子IL-6表达增加。在局部组织中,浸润的单核细胞通过IL-6的刺激又分泌产生更多的TNF-α。IL-6促进T细胞活化、增殖,分化为不同类型T细胞亚群,进一步启动适应性免疫应答反应。在与TGF-β共同作用下促进Th17细胞的分化,与Xie等发现的OLP患者外周血中Th17细胞的比例较正常人增高结果相一致,Th17细胞分泌IL-17,可促进炎性细胞向局部组织聚集。

    许多研究表明Th17细胞和Treg细胞之间的失衡与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生发展密切相关。在OLP病损组织中Foxp3+Treg转录明显高于正常组织,Foxp3+Treg细胞数量也增多,但其对CD4+CD25-效应T细胞抑制效应是降低的。提示在OLP中,IL-6可能参与Treg调控。银屑病作为一种慢性炎症性皮肤病,临床表现以红斑和鳞屑为主。T细胞介导的免疫应答反应的在其发病机制中起核心作用,多种细胞因子参与了疾病的发生发展。银屑病患者的皮损中已检测到STAT3活化增加,STAT3磷酸化通过与其他转录因子,如NF-κB相互作用,控制角质形成细胞的存活和相关基因的表达。树突状细胞、巨噬细胞、T细胞和角质形成细胞产生IL-6在银屑病斑块微环境中的高表达,导致产生强大的pSTAT3效应。IL-6介导的信号能够提高pSTAT3角质形成细胞的生长和增殖,促进银屑病表皮增生。

编辑: 陆美凤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