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看好病是评价医生的金标准
能看病看好病是评价医生的金标准

作者:肖湘生  文章来源:中国科技网 2013-9-25 10:51:32 

投稿博客】 【打印】 【关闭欢迎关注KQ88官方微博

    

肖湘生(右)从医50多年来,将国内肺癌总的初诊正确率从70%左右提高到98.2%。

许多年来,“看病贵、看病难”的呼声响遍全国,引起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政府拿出许多钱来进行了一系列医疗改革,如:创建了许多新医院、老医院不断扩容、社会资本被允许进入医疗体系、医保覆盖面进一步扩大等等,看病贵、看病难有了明显缓解。然而,仍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老百姓的病仍有很多没看好,很多病人还是不满意。如,我国大多数恶性肿瘤的疗效几十年来没有根本改善,5年生存率在低水平徘徊,伤害医护人员的恶性事件屡屡发生。究其根本原因,是评价医生的体系发生了偏差。

看看我们的临床医生在忙些什么,就明白了。

一直以来,我们把给老百姓看病的医生叫临床医生。临床就是在病床旁边,就是医生围着病人转,住院医生要24小时住在病房,真正陪在病人身边,病人有什么需求能随时找到医生倾诉。但现在,临床医生呆在病人身边的时间却很少,他们的身影往往出现在老鼠、兔子等动物身边,出现在实验室,他们在玩试管、在统计数据……所有的忙碌,都为了一个目标:写SCI,发表到国外去。

SCI是英文Science Citation Index的缩写,译为中文叫“科学引文索引”,是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创办出版的引文数据库,它覆盖了国际上大多数有重要影响的刊物,被收录的刊物每年都要进行评价和排序。其中最为重要的参数为IF值(影响因子),即该期刊论文的平均被引率,用来评估某篇论文在同一领域的相对重要性。业界通常将刊载于SCI刊物上的论文简称为SCI。

据笔者了解,按照现有政策规定,研究生没有SCI,毕不了业,拿不到学位;医院的医生、科研院所的科研人员没有SCI,申请不到国家课题和基金,晋升无望;相反,若是发表了一篇高分SCI,各种荣誉接踵而至,头顶光环,身价倍增。久而久之, 形成“有了SCI就有了一切,没有SCI就会丧失一切”的价值导向,导致临床医生不分科室、不分老幼,被逼无奈向SCI冲。

过度追求SCI的“光环效应”,容易诱人造假,形成恶性循环。目前,SCI对研究生的影响首当其冲,他们一方面忙着临床实践,另一方面要忙于写SCI论文发表在国外期刊上。但时间有限,他们为了顺利毕业,完不成了的实验便在统计数据上玩猫腻,造假技巧竟成了研究生共同研究的“课题”,这给研究生的品德及今后发展造成难以挽回的影响。近些年学术界急功近利、抄袭造假等浮躁之风盛行,国内期刊因缺少稿源做无米之炊而发展受限,进而造成科研质量整体下滑,很大程度上与过度追求SCI相关。

过度追求SCI的“光环效应”,容易占人精力,无心钻研医术。SCI并不只影响年青一代,老一代也不能幸免。有些教授已是研究生导师,但为了指导学生发表SCI,必须抽出时间去学习那些与临床不沾边的东西,进而与病人交流沟通时间少了,医患矛盾也就可能增加。而其他临床医生想当教授、主任医师,也要求有SCI,这又必须有实验研究,只能从临床实践中挤时间。有的人上午上班,下午做实验;白天看病,晚上去做实验。有时人在开刀,心里可能想着老鼠、兔子。一心要二用甚至三用,时间长了,医术难以提高,反而发生差错事故的机率有所增加。

我国是从上世纪80年代末将SCI引入科技人员评价体系,引导科研人员与国际接轨,拓宽视野,加强竞争。这对我国科学技术的发展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国的经济形势和科技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些政策理应与时俱进作出相应的变动。其中,“SCI就是人才,人才就是SCI”的评价体系亟需进行调整。

当下,国内评价医院学科实力的标准仍是以科研为主而不是医疗,测评学科年度成绩也主要看课题、基金、成果、论文,基本不看医疗质量,考评到个人也基本相同。在这种评价体系的作用下,潜心钻研医术但缺少SCI的人员未免心寒,积极性受挫,大大影响了其从业状态。

那么,用什么样的评价体系来测评医生才是科学、合理、公正和实用的呢?笔者认为,一是要看是否有利于用人单位选拔人才,真正能从测评结果中看出人才的优劣。二是要看能否让测评对象受到激励。实践证明,真实可信的测评结果能让医生更加热爱本职、钻研业务,自觉为广大病患服务,进而使医疗质量和整个医疗行业总体水平得到提升。三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搞一刀切。医学工作者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基础专业,包括医学科学院、各医学院校的基础部和医院内部不接触病人的实验室研究人员;第二类是诊断专业;第三类是治疗专业。第一类人员在没有更好评价方法之前,仍可借用SCI评价体系;而对从事诊断的医生们而言,他们的肯定诊断率和诊断准确率是评价其工作优劣的准绳;治愈率包括近期疗效和5年生存率则是评价治疗专业医生的根本标准。

此外,我们不能忽视考风问题。因为考风对青年的引领作用非常强烈,你考什么,他就会去学什么。长期以来,医生的培训、考评方法与医疗工作严重脱节,专门考那些与专业无关、在临床实际工作中用不上的东西,所以他们也就必须去学那些根本没有用的东西,严重影响医生临床能力的提高,最终导致医疗质量的下降。具体考评的内容应该是被考者从事专业必须掌握的知识和技能,医疗工作需要什么,就培训什么;医生在临床干什么,就考什么。这样,他们就不会把考试当作负担,更不会为考试去做假。考出的结果是真实的、可靠的,这个考核的结果又与他的晋升和利益挂钩,慢慢地就会形成良性循环。

殊不知在没有SCI之前,临床医生全部精力在临床,出了许多真正会看病的临床大家,如内科专家张寿骞、外科专家吴英凯、放射诊断专家荣独山等。为了鼓励广大年青医生全力以赴搞临床、提高临床疗效,为了广大病患利益,为了挽救我们的医学期刊,笔者建议大大削减SCI在临床医生评价体系所占比重或从临床医生考评中退出,回归到“能看病、看好病”是评价医生“金标准”的正轨道上来。

责任编辑:姚红祥

上篇文章:法国政府推出看病不必先付钱
下篇文章:没有了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