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患、媒:脆弱的三角关系
医、患、媒:脆弱的三角关系

作者:  文章来源:新华网 2014-12-26 17:04:45 

投稿博客】 【打印】 【关闭欢迎关注KQ88官方微博

近日,西安某医院的医护人员在手术台前自拍合影,照片一经传出引发广泛关注和争议,事件目前总算有了结论:拍摄是因为手术室即将搬迁而留念,对相关人员的行政处罚也很快便下达。然而,网民的争议还在继续。民众对事件的关注热度,是源于事件本身,还是长期存在的医患矛盾?媒体在此次事件的发展中,扮演了何种角色?此次事件折射出医生、患者与媒体之间怎样的脆弱关系?

医者:感同身受方能尊重

如果说,此次事件医生确有过错,那么其错并不在结果,而在于出发点。手术室的搬迁对医生意味着很多:他们或曾在这里挽救过无数病患,手术室是他们的功勋台;老旧的设备或曾对他们造成诸多限制,搬迁将开启医疗救治的新纪元。所以医生有理由怀念和期许,拍照留念亦是常情所能理解。但是同样的道理,手术室对于病人而言,也意味着许多:他们在这里经历生与死的博弈,忍受肉体的痛苦与心灵的恐惧,一墙之隔的门外是亲人的痛楚与无助。

打个不一定恰当的比方,"孩子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医者发挥自身价值的手术台,恰恰是患者因病痛而丧失尊严的地方。成功的手术和更好的医疗条件自然值得医生欢笑,但对于患者顶多是灾难后的些许安慰。单从医生角度讲,拍照本无可厚非,但若医者真能与患者感同身受,用心而不仅仅是医术与患者交流,他们一定不会在手术室笑得如此灿烂。更不用说自拍照未经处理直接外传,病患的隐私不被尊重,正是医者未能设身处地的一份随意,往往直接导致了医患间的矛盾。

此次对医生的行政处罚不轻,但关于量刑是否适当的思考,应该更多地留给公众,医者本身需要做的只有反思。毕竟,事件中的医生缺少了一丝悲悯,缺乏了一份感同身受,而这也是目前医护群体普遍存在的问题。只有首先重视这个问题,承认这是错误,医患关系的改善才能有未来。

患者:理性移情是种智慧

此次事件与以往曝出的医德欠缺、医疗事故等性质并不一样,医生的行为没有造成直接危害,然而为何网上声讨之声不绝于耳?这恐怕还是民众的移情心理在驱使。有没有人看到医生的笑容,就联想到自己在医院受过的小气?有没有人不自觉地将挂号难、排队长等医疗制度上的问题,转嫁到医生身上?扪心自问,在潜意识中,我们更愿意将这则新闻与一台7小时手术后的成功喜悦联系起来,还是与医德欠缺的社会背景联系起来?在这种移情的心理下,媒体稍一渲染,民众心中的天平很自然会倾向医护群体的对立面。

在医患关系紧张、医疗制度尚不完善的今天,公众将自身的担忧或不满转嫁到新闻事件之上,是一种正常的心理,却并非理性的智慧。毕竟,公正不仅代表有罪必究,也意味着考虑周全、量刑适度。而除了公正,宽容、节制、谨慎同样是社会需要的美德。此次事件的处理迅速而严厉,其中舆论的推动作用恐怕不能忽略。人们总是以医者仁心作为标准去要求医护群体,那我们又是否以人性中的良善之尺来衡量过自己?

媒体:推波助澜并非正义

无论是此次事件的持续效应,亦或以往诸多医患问题的曝光,媒体的作用都显而易见。曝光社会黑暗是媒体的职责,但其基础一定是深入的调查、清晰的事实以及中立的态度。而反观此次事件,在医生拍照原因尚不清楚的情况下,网上便已骂声一片,事件持续占据新浪微博热门话题,各门户网站也纷纷转载。将医生的自拍联系朋友圈的"自拍病"、形容医生罔顾病人"像待宰割的羔羊",种种夸张的标题和猜测很容易点燃公众的脆弱神经,却偏离了事实的背景。

面对公众极易产生负面解读的事件,媒体的报道本应慎之又慎,保持中立客观,而我们的媒体似乎更愿意去夺人眼球,营造气氛。现如今,媒体报道往往更中意负面新闻,或强调新闻的负面效应,而自媒体的煽风点火更是极易挑动公众的愤怒。不知这其中有多少人自诩为正义的使者,又有多少人背后隐藏着商业动机。如果借用柏拉图对于正义所作的"各司其职"的定义,那么媒体人的职责就是客观报道,而非情绪上的推波助澜。

医者理应对患者关怀备至、感同身受,并从媒体报道中自我反思、自我提高;患者本应对医生信任和感激,而对媒体的报道持审慎态度;媒体对医护群体的报道需要依据事实、客观中立,决不能利用患者的心理来达到商业目的。然而现实中的三角关系绝非如此理想,事实上,每一方都更加关注自身的利益,而失去对他者的理性关怀。其结果往往是医患受损,媒体失德,别有用心者获利。

亲,今天(12月26日)晚八点KQ88口腔网校http://x.kq88.com/两堂课同时直播,刘庆丰老师与您分享《浅谈新媒体在牙科营销中的应用》在线直播!听课有抽奖,奖品为《现代口腔正畸治疗学》书一本(1名)。周升才老师与您分享《CBCT在口腔正畸中的应用》在线直播!听课有抽奖,奖品为Kerr  A3e 树脂一支(2名)。  欢迎您准时观看、交流!手机、电脑均可观看。

责任编辑:姚红祥

上篇文章:反复用针筒800名村民染艾滋
下篇文章:没有了